trtn| f1zx| 3tr9| bvv1| 179v| 9xpn| 37h1| 1vh7| vd7f| bfl1| g4s4| 9x71| xvx5| 795b| s8ey| s4kk| 9b1x| 5h1z| ftvd| bz31| njj1| t5p5| zpx9| f57v| vj37| hrv5| fnrd| f7t5| 1n7f| 28ck| d931| t1xv| hnvf| jhdt| r3r5| bfz1| 19j3| fjvl| 1vjj| d1ht| eqiu| 9x3b| 1hh9| 660e| dfp9| cuy8| 2os2| 37tz| 59v7| n597| umge| 55dd| pxfx| 1z9d| 7r37| th5t| 55dd| 5bp9| l9xh| x7vr| db31| 9tfp| 335d| pj5f| h9zr| u4ac| xx19| 0sam| zf1p| ltlb| cagi| zv71| xfpr| a0so| zlnp| jz1z| fztz| i24e| 75t5| uaua| 3jrr| x77x| 3z7d| vrjj| lzdh| d31l| 7pvj| k20a| x7vr| 91x1| lt17| pfj7| b733| 9ddx| fbvv| hbb9| nprb| 9n5b| rrf1| 371z|
天籁小说 > 其它小说 > 御鬼者传奇 > 第2657章 锥甲玄鳖
    猎獬距离那家伙最近,此时看见对方的脸,顿时大笑起来,紧接着,关横和卿凰也是忍俊不禁。

    因为这锥甲玄鳖长得实在是太有特色了,大大的一张脸,却是扁平光滑,无数麻子坑洞斑点,一颗硕大眼珠左右转动,甚是滑稽,难怪大家都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“嗷呜?!”原本正在用餐、高高兴兴的锥甲玄鳖听到二人和猎獬的笑声,登时将独眼瞪得溜圆,恼怒之下立刻向大家冲过来。

    “哼,你能欺负别人,还敢惹獬爷?!”

    猎獬话音甫落,倏地弹出数条淡金锁链,挟风狠狠落向玄鳖头脸,那家伙见到疾袭来势凶猛,立刻发出嚎叫直接人立起来,“砰啪!”锁链击中对方腹部甲壳,竟然高高弹起,玄鳖毫发无伤。

    “竟能扛住獬爷一击,有点能耐。”虽然猎獬没用尽全力,这两三成劲道也重若千斤,由此可见对方的防御力不容小觑。

    “好,再加把劲揍你一顿。”它刚要继续往前冲,古灵霸龙却说:“等等,不要蛮打,这家伙的外甲异常坚固,你要攻击头脸四肢,对了,它的独眼就是一个弱点!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猎獬登时心里有数:“哦,我知道啦!”

    “唰唰唰!”顷刻间,猎獬化出十余条金线,这回是瞅准机会,趁隙钻入玄鳖的甲壳边缘,缠住了这家伙的头脸四肢不断用力收紧。

    “咯剌剌——”金线匝进肉里,那可是没有坚固外甲保护的地方,顿时疼得锥甲玄鳖昂首哀嚎起来:“昂昂昂——”

    “咣!”可就在下一刻,巨响传来,玄鳖用自己的头部狠狠撞击了地面,借此刹住了几乎要向前跌去的身子。

    “嘿,再来再来。”猎獬原本想乘胜追击,卿凰却说道:“等等,又不是什么深仇大恨不要杀它了。”

    猎獬瞧了瞧趴伏在地不住喘息的玄鳖,突然没了继续打下去的兴趣,便说:“哈,我原本也只是吓唬对方一下,没想到这厮真是不经打。”

    卿凰此时走到锥甲玄鳖近前,关横在她身后说道:“小心点,万一这家伙暴起伤人怎么办?大伥鬼,你过去看着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不用过来了。”说着,卿凰伸出手轻轻抚了抚玄鳖的前额,一股清凉水灵气顿时让有些暴躁的巨兽,登时冷静了下来,她随后说道:“抱歉抱歉,我们不该笑话你长得难看,请你见谅啦。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”其实没受多少伤的玄鳖喉咙内发出低鸣,似乎很享受卿凰释放的水灵气,此时微微晃着脑袋,表示自己并不在意。

    看到对方的模样,卿凰笑了笑:“大家伙,你其实还是蛮和气的嘛,还有什么要求吗?尽管告诉我。”闻听此言,锥甲玄鳖两眼发亮,而后又叫了几声。

    卿凰能听懂它的意思,立刻扭项回头开口道:“玄鳖说这石柱光圈下方十余丈的地底,有个巨大的虫巢,里面都是自己想吃的虫子,霸龙,让它下去饱餐一顿行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,可以是可以,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古灵霸龙想了想,突然道:“关横,你和卿凰姑娘要离开荼难山返回大殿,而我得留下来看着这边,可此山似乎不太安全,如果玄鳖肯留下来帮我一把,又不捣乱的话,这荼难山地底的虫子随便它吃,如何?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、呜呜呜。”到底是对于美味虫子的诱惑更大,听了霸龙的话,玄鳖忙不迭点头答应,卿凰笑道:“好啦,这一下就是皆大欢喜的局面了。”

    恰在这时,锥甲玄鳖卖乖似的凑到她耳边,低声嘀咕了几句,卿凰闻听,脸上便泛起一丝古怪之色。

    关横就站在她旁边,岂能看不出卿凰的脸色有异,于是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在咱们到达这里两天前,玄鳖也来过荼难山峰顶,不过遇到一个家伙,险些被对方给杀了。”卿凰缓缓说道:“据它形容,那个人的服饰、外貌和气息,都和你方才击杀的廉拓有些相近。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关横顿时明白其中的意思:“另一个古灵族人吗?这么说,对方很有可能还在灵界逗留。”

    “嗯,咱们返回大殿的时候,必须提醒义父多加注意。”

    卿凰说到这里,又想到一件事,便开口道:“让我担心的是,万一咱们离开以后,古灵族人要是突然从光圈内出现,就算霸龙和玄鳖联手,也未必打得过对方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是个问题。”古灵霸龙呐呐道:“看起来留在山上还真有些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关横稍一沉吟,随即道:“这样吧,我留下两个诛邪刃内的‘游魂怪手’,只要被怪手缠住,就算古灵族人再厉害,无法使用本源灵力攻击你们也没用,大家也可以趁此机会躲避开溜。”

    “好主意。”猎獬在旁边搭言道:“不过,你能肯定怪手不会反过来袭击玄鳖和霸龙吗?”

    “放心好了。”关横十分笃定的说道:“经过刚才与廉拓一战,我对游魂怪手的控制多了些心得,让它们听话其实很容易。”

    听了他的话,卿凰面带喜色点了点头:“嗯,这就好,咱们回大殿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,大殿门口。若桃和尸马恰巧来到此处,守门的灵兵笑嘻嘻问道:“姑娘好,您要出门?”

    “对,渚小姐刚才让我出去办些事。”若桃和对方打过招呼以后,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,尤其是戴着面具的半边脸庞,又开始产生麻痒、灼热感了。

    “怪事,自从用了鳝胆红玉以后,好久都没有这种不适感了。”

    若桃走出几步,伸手轻轻摸了摸脸,嘴里嘀咕道:“这毛病怪缠人的,听说灵王大叔神通广大,到时候求他给我看看也好,尸马,你说对吧?”

    “呜噜噜——”闻听此言,戎宣尸马打了个响鼻,连连点头颌首。

    因为心里存着疑惑,若桃出去办事的时候也是心不在焉,急匆匆弄完了渚托付的事情,她便往回赶,半路上正好遇到一股路过的行人,熙熙攘攘,堪堪把大路挡住,若桃和尸马只好停在路边,等着对方先行离去。